拖雷
孛儿只斤·拖雷(Tului,蒙古语意为镜子,1193—1232年),成吉思汗孛儿只斤·铁木真第四子(幼子),尊号“也可那颜”(大官人)。 成吉思汗生前分封诸子,拖雷留在父母身边,继承父亲在斡难和怯绿连的斡朵儿、牧地和军队。成吉思汗留下的军队共有约12.9万人,其中大部分都由拖雷继承。1227年成吉思汗去世后,三儿子孛儿只斤·窝阔台继位,拖雷监国。1232年率军击败金军,在回军途中病逝。其长子孛儿只斤·蒙哥即位后追上尊号,谥“英武皇帝”,庙号“睿宗”。

成吉思汗的正妻孛儿帖生有4个儿子:长子术赤、次子察合台、三子窝阔台、幼子拖雷。

 

公元1213年,拖雷攻占金国德兴府(今河北省涿鹿县),后来又随父攻克金的雄、霸、莫、河间等河北州郡和山东各州郡。

 

公元1219年西征时,拖雷与其父成吉思汗统率主力越过沙漠,直趋不花剌。父子俩率蒙古军从那黑沙石出发,过铁门关(今乌兹别克沙赫尔夏勃兹南90公里拜松山中的布兹加勒山口)南下。成吉思汗从诸军中选拔强悍者组成了一支精锐部队,命拖雷率领,先渡阿母河去取呼罗珊诸城。后来,成吉思汗进围塔里寒寨(今阿富汗木尔加布河上游之北)。塔里寒军民凭险据守,蒙古军围攻7个月,直到拖雷奉召回军与其父会合时才将此山城攻克下来。该城的守军和人民皆被屠杀殆尽。不久,拖雷受其父之命进入呼罗珊地区,对敢于反抗蒙古的城市进行残暴的报复。有一次,因一支蒙古小部队在马鲁城下被歼灭,拖雷于公元12213月就率7万精兵围攻马鲁,马鲁长官出城投降,拖雷假许不杀,但在蒙古军入城后只选取工匠400人后将全部居民和降卒进行屠杀,死者达70万人,马鲁城被夷为平地。

公元12215月,拖雷再攻你沙不儿,城中遣教长、绅士出城请降,拖雷不许,下令架大炮、抛石机猛攻,入城后纵兵肆杀。此外,途思、奈撒(今土库曼阿什哈巴德东)、志费因诸城都遭到疾风烈火般的扫荡。因时至盛暑,拖雷军被成吉思汗召回塔里寒。拖雷军于回途时攻打也里(今阿富汗赫拉特),也里城军民抵抗,8天后守军长官阵亡,拖雷允许城内居民投降,免于屠城,但札兰丁的1.2万将士全部被杀。

 

在公元1219年,拖雷参加西征后,按照蒙古习俗,幼子出征前,成吉思汗的忽兰夫人从行。她对成吉思汗说:“诸皇子中,嫡子有4人,主上西归后应由何人承统?成吉思汗听后认为话中有理,当下召见诸弟和诸子,议定将来由窝阔台为汗位继承人。1227年,成吉思汗在临死前,再次把诸子召到身边,要他们服从窝阔台的领导,兄弟间要精诚团结。不久,成吉思汗病死,按照封建帝制王驾崩,应立即由他指定继承人登基即位,可是蒙古的库里勒台制(部落议事会制度)仍然在起作用,窝阔台不能因其父的遗命继位,必须等待库里勒台的最后决定。其间,王位空缺两年,便由拖雷监摄国政。

公元1229年秋,为了推选新大汗,蒙古的宗王和重要大臣们举行大会。宫廷内就有人恪守旧制,主张立幼子拖雷,反对成吉思汗的遗命,大会争议了40天。此时术赤已死,察合台全力支持窝阔台,拖雷势力孤单,只得拥立其兄窝阔台即位。

 

公元1230年,拖雷和窝阔台分兵攻金。他们遵照其父成吉思汗的遗嘱,用武力假道宋境。公元1231年冬天,拖雷在均州三峰山(今河南县境内)打败金军的主力部队,乘胜攻占了河南诸郡等地。

公元1232年夏,由于天气酷热,拖雷只得率军回师,后在途中得病而死。另一说,他是被窝阔台害死的。当时拖雷从金国班师北还途中,窝阔台装神弄鬼,拖雷侍奉他,珊蜜巫师念着咒文,将窝阔台的疾病涤除在水杯中。拖雷对兄长爱戴,便拿起杯子祈祷,喝下了杯中除病的水,于是窝阔台病愈,拖雷告辞启行,不久便去世了。但这当然只是一种传说,拖雷饮的水中很有可能是被巫师甚至是窝阔台投放了毒药。拖雷终年40岁,葬处不详。

历史评价

民国官修正史《新元史》柯劭忞的评价是:“周公金縢之事,三代以后能继之者,惟拖雷一人。太宗愈,而拖雷竟卒,或为事之适然,然孝弟之至,可以感动鬼神无疑也。世俗浅薄者,乃疑其诬妄,过矣!”

拖雷在成吉思汗诸子中军事能力是最强的,这点是毋庸置疑的。他的军事成就也是杰出的,但他在西征途中也犯了不少错误,比如大肆屠杀与破坏城池。